当前位置:主页 > 落地请开手机 > 《落地请开手机》:反特只是爱情的发动机

《落地请开手机》:反特只是爱情的发动机



  《落地,请开手机》热播后,很多人把导演李骏及编剧之一的雷婷形容为内地影视新一代金牌组合。因为从2003年起的五年时间里,李骏执导的《零距离》《中国式结婚》《红色追缉令》《男人女人向前走》《祸福相依》《落地,请开手机》等六部电视剧,都有编剧雷婷的参与和创作。事实上,雷婷的身份不只编剧这么简单,她曾经是央视《东方时空》《新闻调查》的出镜记者,现在担任国家话剧院宣传统筹。在戏剧界,雷婷还是个成功的戏剧制作人,她制作的音乐剧《凭什么我爱你》、话剧《失明的城市》在演出市场上均获得非常高的票房和口碑。

  记者:《落地》主人公用的是另一个编剧沈亢的名字,叶惠美是周杰伦( 听歌)妈妈的名字,当时有什么特别想法吗?

  雷婷:编剧起名字是很费心的一件事,我们先设定了混混王浩这个名字,但写的过程中发现沈亢这个人很重要,叫什么呢?又开始发愁。写到需要名字的时候,我想到另一个编剧沈亢,我一直觉得他的名字很好,有书卷气。沈是沉静,亢是高昂,一个又沉静又高昂的人,觉得这个名字可用。我也是带着调侃的心。叶惠美?当时就是想找一个广东姓,就随便起了叶,叫什么呢?脑子里出现了叶惠美这个名字。而且一开始写的叶惠美是个漂亮的好女孩,是女一号,后来设计出李小晚,觉得小晚应该是女一号,叶惠美就变成反一号。还真不是硬往里套,后来才想起周杰伦的专辑名字叫《叶惠美》。

  雷婷:我合作过几个导演,都没有这种感觉,比如《将爱情进行到底》《开心就好》时和张一白,包括现在和李骏,我们互相了解。就是说,我写的和他要拍的是同一个东西,没有他把我东西篡改的感觉。

  李骏强化了电视剧是商品这个概念,我也认为电视剧是快销品,它不是纯艺术品。我跟李骏对市场的认识是,他要求我们写出好看的故事,除此,我们有责任写出丰富的、复杂的、有意思的人物,这不抵触。但为什么编剧和导演之间会有很多冲突?是因为某一方或双方都有太强烈的个人化倾向,使得大家无法找到中间点,这显然是对作品不利的。编剧和导演,甚至和演员、投资方,都是一条船上的,如果每个人太强调个人属性的话,是没办法达到合力的。还有一点我想强调,我合作的导演包括李骏、张一白、史晨风,都是有很强编剧能力的人,所以彼此之间会整合得比较好。

  《落地》肯定有遗憾,但我们跟导演的遗憾是一样的。比如制作经费再高一些,匹配的演员诠释得再准确一些,都会好很多。这部戏最早写的是33集,后来剪成24集,内容删减也会损失很多。包括李滨、叶惠美、桃桃这几个人物都有非常完整的线,但都被删掉了。大家都认为李小晚和王浩的戏太抢,以至于别人的戏都不好看了。有些情节很突兀,这也是没办法。

  雷婷:它显然是个爱情戏,但它是有烈度的爱情戏,只不过给它一个发动机是反特。我们不想写纯爱情戏,纯爱情戏十年前就写过了。就像李骏说的,我们如果写一个纯谍战戏,一定不选这个方式。《红色追缉令》是个很复杂的谍战戏,复杂到有些人说看不懂。

  孙红雷对剧本帮助很大。我、李骏、沈亢,我们三人做的都相对复杂,孙红雷不断告诉我们要简单化,因为看不懂。这个时候,我们互相没有敌意,我们需要解决看不懂的问题,我们要让谍战推动爱情,而不是讲多么错综复杂的谍战,多么辨识不清的迷局,要做的话,李骏的《禁区》可能是一个很复杂的谍战戏。

  雷婷:当时卖片的人说看不懂,我们听了目瞪口呆。我们在写情报人员时,认为没有一个特务会把话说白了,所以就让他们说话时都含着,说得模棱两可,为这个模棱两可我们费了多大的心力啊。但后来我们明白,我们写的是特务,也写的像特务,但忘了看戏的人不是特务。这次我们吸取经验,太复杂的人物关系,太复杂的案件,太复杂的人物感情,加在一起就会减少它的观众缘。

  雷婷:李骏是提倡团队工作的,李骏、我和沈亢,我们做了感情戏,做了谍战剧,做了家庭伦理戏,我们一起探讨了有商业可能性的多种门类的戏,在这个过程里,大家不断磨合,对对方都有刺激。五年里我们收获很大,是缘分,也是共同成长。



《《落地请开手机》:反特只是爱情的发动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落地请开手机》热播 傅晶:孙红雷是开心果

最新文章

  • 《落地请开手机》热播 傅晶:
  • 《落地请开手机》:反特只是爱
  • 最新推荐

    最热推荐

  • 《落地请开手机》热播 傅晶:
  • 《落地请开手机》:反特只是爱